2022 年 5 月 28 日

【戀與製作人】同人文「相生(あいおい) [李澤言x你] 」


相生(あいおい)   
李澤言版 春節之約 (原 白起春節劇情)
文長,請各位耐心看完

-----------------------

再過幾天就是新年了,為了補償公司因為還沒上軌道而依然微薄到令人想哭的年終,今年我讓所有員工提早一個星期放假回家。而我自己則決定慢慢整理因為忙碌而髒亂到不忍直視的辦公室與資料直到除夕前,過年時再和大伯大姑他們一起吃頓團圓飯。

就在除夕前兩天,我終於整理好辦公室,準備離開公司之前,我接到了一通電話。

「是我魏謙。」華銳總裁的助理魏謙在電話那端說道:「總裁說今天要看之前你說要修改的企畫書,麻煩你五點之前來一趟好嗎?」

「什麼!?這也太強人所難了,我都準備要回家了啊。」我在電話前抗議著。「而且他之前不是才答應我開工後的那週內交出來就好了嗎?」

臭李澤言!我這次回去過年不要帶禮物給你了啦!

「拜託妳啦,總裁不知道發了甚麼瘋,說什麼『欠不要欠過年』,而且如果妳不在今天提企畫書,我的年終獎金就會是零啊!」魏謙在電話那頭帶著哭音。「嗚嗚嗚…明明是妳的公司,為什麼是我…我的年終…」

「…我應該道歉嗎?」總覺得像是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嘆口氣,我最終還是答應了魏謙會在時間內帶著企畫書過去華銳找李澤言。
聽著對話那端魏謙感恩戴德,只差沒喊我女神的聲音,我苦笑著掛斷電話並將已經關機的電腦再次打開。

現在是兩點十五,從這裡搭捷運去華銳需要半小時左右,加上李澤言討厭遲到的人,我需要提早一小時…所以我還有一個小時又四十五分…
好,跟你拚了!!,我們走著瞧!

讓自己的大腦發揮全力運轉著,我在鍵盤上的手也隨之動作著。
終於,我敲下最後一個字,並且存檔列印。
就在我轉頭望向時鐘時,我驚呆了。

「只剩四十分啦!」連忙將列印出的文件裝訂,並將存檔完成的USB收進包裡,我急急忙忙地往樓下衝去。
考慮到現在捷運站應該有不少剛下課的學生,我當機立斷,攔了台計程車。
「麻煩到華銳大樓,越快越好,謝謝。」

司機朝我比了個大姆指表示沒問題,接著踩下油門,車就這樣以一個遊走在超速邊緣的速度往華銳奔去。

「小姐,到了喔。」不到二十分鐘,司機就把我送到了華銳大樓門前,還不忘回頭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總共是一百五十元,需要收據嗎?」

「要,麻煩你了…。」我從包包裡翻出錢包,拿出剛好的金額交給司機。「謝謝。」

下了車,我走到櫃檯請接待人員撥通了魏謙的分機。他的動作很快,三分鐘就拿著通行證下樓。

「謝天謝地妳來了!總裁在樓上,妳快上去找他吧。」

魏謙帶著我搭上電梯、走過不算陌生的長長走道,很快就來到了李澤言的辦公室門前。他小小聲地對我說:「交給妳了,加油。」

說完,他一溜煙地跑回了隔壁屬於特助的小房間。

,我要進去囉。」敲了敲門,我聽見裡面傳來一聲『嗯』之後推開了門。「你也太那個了吧,不是說好可以過年後再提出企畫書嗎?」

我不滿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雙手叉腰地向他抱怨。

「妳說的那個是哪個?」李澤言勾起一個不屑的微笑。「妳應該多讀點書,增進妳運用的詞彙量,否則很容易得癡呆的。」

他的話讓我不禁想起了之前做過的一檔節目,正是在探討俗稱癡呆的阿茲海默症,節目裡有不少上了年紀的長輩在描述事物時都會使用『那個』來代替想說的詞句。

「總裁要我來這裡就是為了要在過年前損我最後一次嗎?您還真是有始有終。」我有點惱怒,拿出列印好的一份文件遞給了他。「這是你要的企畫書。」

說好的過年後提出呢…嘟起嘴,我小小聲的說。

「我為食言這件事情道歉,」他翻開企畫書,銳利的眼光在上面掃了幾眼。「為了補償妳,妳可以提出一個要求,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我都會盡力滿足妳。」

原來還是被他聽見了。我吐了吐舌,正打算說些甚麼時,手機開始震動了起來。

「抱歉,我接一下電話…」看見李澤言點頭,我走到門外接起了電話。
「…是大伯母啊,怎麼了嗎?」我深呼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的心情。但下一秒,我馬上破功了。

『男朋友!帶回家嗎?』我發出比平常大十倍的聲音,之後一秒想起這裡是華銳,我馬上小小聲的對著電話說:「…好的,我會的。好,再見。」

嗚嗚嗚早知道就不說謊了!

回想起去年十二月,我在家族聚會中為了讓親戚們安心,也順便躲避何時交男友這個話題,只好撒了個『我已經有男朋友,他對我很好!』的謊。但是就如同大家所知,謊言就和向下滾的雪球一樣,只會越來越大。

掛斷電話後,我再次回到了李澤言的辦公室。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有些尷尬地咬了下嘴唇。「剛剛我電話的內容…你沒聽到吧?」

拜託不要聽見啊!

「以妳的音量,這整層樓都可以聽見。」他將企畫書遞給我。「有戀愛約會的時間,不如認真的把企畫書再檢查幾次。」

可惡的華銳,不,可惡的李澤言,為什麼不裝隔音玻璃啊!

就在我內心還憤恨不平的時候,李澤言開口說道:「這裡、這裡,還有這兩個地方。」指出幾處因為數據錯誤或是錯字而需要修改的地方,他看起來有點不耐煩。「把這幾個地方修改好,妳就可以回去了。」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筆電,他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面。

「你沒有被親戚逼問過吧。」開啟電腦,拿出USB插入並打開程式,我開始就著李澤言指出的部分修改了起來。「比如說女朋友啊、結婚那些。」

「沒有。」他淡然地回了我這兩個字。

「真羨慕你啊。」我開始修改著錯誤的數據。

接著我們兩個人大約一個小時內都是沉默著的。
修改完成,我呼出一口長長的氣。存檔關機闔上筆電,抬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澤言,就猛然想起剛剛他說的『答應我一個要求』。

「那個,你剛剛說的要求,我可以現在就提出嗎?」將柴犬造型的USB遞給他,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你放心,一定是你做得到的。」

「說。」他敲桌的動作停了下來。

「我想請你裝成我男朋友,陪我去見親戚。」反正都被他聽到了,問問也無妨吧。「如果你覺得討厭的話,叫魏謙陪我也是可以…」

他敲著桌面的手指停了下來,直直地看著我。

「可以。」

聽見李澤言的可以二字,我先是高興,然後轉身就想出門去和魏謙道歉並且請他協助我這次的計畫。
畢竟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他老闆就把他給賣了…

但下一秒,我握住門把的手僵在當場。

「我陪妳去。」

他乾淨低沉的嗓音,就像一滴由空中降下的雨,打進了我的耳朵。

*  *  *
李澤言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更改了提出企畫書的時間。只是當他想到將有十幾天不能與那個女孩見面,下一秒他就撥通了魏謙的內線號碼。
無視魏謙電話中帶著明顯哭音的抗議,他掛斷了電話,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靜靜地等待著她。

看著桌上那隻明顯與這間辦公室氣氛不符的柴犬杯,李澤言伸出長指戳了戳那看起來笑得很傻的狗臉。那是女孩在某次的匯報後強行塞給他的東西,說什麼『這是你送我駱駝的回禮!』,但他看來卻只像是廉價工廠生產出的劣質貨。

本想丟進垃圾桶,但最終他還是將那個『劣質杯』放在了桌上最顯眼的地方。
因為那是一對的,另一個在她那裡。

「什麼人送什麼禮物。」他輕輕地笑了下。

等待了大約2小時,她來了。

匯報的途中她接了個電話,接著他莫名其妙地心情開始壞了起來。從那句大到整個公司都可以聽到的話開始。

『她什麼時候交了男朋友?』這樣想著,他開始用手指敲起了桌面。
大概只有李家人與魏謙知道,當李澤言不自覺地用手指敲桌時,那代表的只有一個意思。
他在生氣,還不是生普通等級的氣。

最後女孩在他面前說明剛剛都是騙人的,他的心情才轉好了些。
就在她欲轉身離開前,他聽見自己像是那天答應她採訪餐廳一般,很自然地說出那句話:

「我陪妳去。」

看著女孩張大嘴巴,一臉呆滯地看著自己,李澤言笑了。
什麼人送什麼禮物,她果然和那隻傻柴犬杯一樣。

看來都傻傻呆呆的,不過卻不討人厭,還非常可愛。

*  *  *

「李澤言你認真的?」眼前的女孩揉揉眼睛,彷彿剛剛坐在那裡說話的,是另外一個和李澤言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明天不會要是世界末日了吧。」

「我說過,我可以做到的事都可以。」看著面前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她,華銳的總裁大人繼續說道:「我可以當妳男朋友,陪妳去見那些親戚。」

畢竟她去年也在陰錯陽差下見了自家家人,這次換到自己去拜會也不過份。
鬆了鬆平常總是整齊地打在脖子上的領帶,李澤言直直地望向那個女孩。

「走吧,去Souvenir。」

「咦?為什麼?」聽見目的地,女孩先是一喜,接著又歪著頭問道:「不會是要請我吃飯吧。」

「傻蛋。」穿上西裝外套,華銳的總裁帶著那個還未從驚訝中回復的可愛女孩往地下停車場前進。「請『女朋友』吃頓飯,了解一下親戚朋友不應該嗎。」

「應該應該!總裁大人。」終於放下心,可愛的製作人朝他笑了下。「飯後甜點可以做布丁嗎?」

「不許得寸進尺。」伸出手,他在那顆頭上輕輕地敲了下。

魏謙則是在兩人離開5分鐘後收到了今年可以拿雙倍年終的簡訊。
幸好這一層樓的辦公室基本上就只有魏謙和李澤言在使用,要是有其他人在的話,應該可以看見魏謙那欣喜若狂的表情與手舞足蹈的動作吧。

兩人先去超市購買了一些材料後便直接向Souvenir前去。
要想吃李澤言親手做的一頓飯,也不是那麼容易,舉凡切菜、測量材料等等幫廚的工作都落到了她的頭上。以李澤言的說法便是『這頓飯的價值就是妳要幫忙準備。』。

「我要開動啦!」看著桌上和李澤言一起整治的法式料理,女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眼神直直地望向桌上滿滿的美食。「這個好好吃!」

「…饞貓。」神祕的餐廳老闆勾起一個淡淡的微笑。

一頓飯下來,可愛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表示吃飽了。

「說說妳那些親戚的事情,我好做個準備。」李澤言將做好的布丁遞給了她。

「嗯…先從我大伯他們開始吧。」接過布丁品嚐了一口,女孩開啟了有關親戚的話匣子後,便開始滔滔不絕地說明著。「…大致上就是這樣。」

終於解釋完所有可能會參加家族聚會的親戚長輩們,女孩伸手拿了第三個布丁。

「還吃?」拿走她吃到一半的布丁,李澤言將布丁放到自己前面。「沒收。」

「李澤言!」女孩紅著臉,微嗔著道:「你怎麼能奪人所好?」

「白癡…不要等胖了再來怪我。」嘆了口氣,華銳的總裁大人無奈地說道:「妳想吃,改天我再做給妳就是了。」

作者:蒼
原文:巴哈姆特論壇


推薦文章

推薦影片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相關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