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8, 2021

【恋与制作人】同人文「相生(あいおい) [李泽言x你] 」

相生(あいおい)
李泽言版春节之约 (原白起春节剧情)
文长,请各位耐心看完

-----------------------

再过几天就是新年了,为了补偿公司因为还没上轨道而依然微薄到令人想哭的年终,今年我让所有员工提早一个星期放假回家。而我自己则决定慢慢整理因为忙碌而脏乱到不忍直视的办公室与资料直到除夕前,过年时再和大伯大姑他们一起吃顿团圆饭。

就在除夕前两天,我终于整理好办公室,准备离开公司之前,我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我魏谦。」华锐总裁的助理魏谦在电话那端说道:「总裁说今天要看之前你说要修改的企画书,麻烦你五点之前来一趟好吗? 」

「什么!?这也太强人所难了,我都准备要回家了啊。」我在电话前抗议着。「而且他之前不是才答应我开工后的那周内交出来就好了吗?」

臭李泽言!我这次回去过年不要带礼物给你了啦!

「拜托妳啦,总裁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说什么『欠不要欠过年』,而且如果妳不在今天提企画书,我的年终奖金就会是零啊!」魏谦在电话那头带着哭音。「呜呜呜…明明是妳的公司,为什么是我…我的年终…」

「…我应该道歉吗?」总觉得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叹口气,我最终还是答应了魏谦会在时间内带着企画书过去华锐找李泽言。
听着对话那端魏谦感恩戴德,只差没喊我女神的声音,我苦笑着挂断电话并将已经关机的电脑再次打开。

现在是两点十五,从这里搭捷运去华锐需要半小时左右,加上李泽言讨厌迟到的人,我需要提早一小时…所以我还有一个小时又四十五分…

好,跟你拼了!!,我们走着瞧!

让自己的大脑发挥全力运转着,我在键盘上的手也随之动作着。
终于,我敲下最后一个字,并且存档列印。
就在我转头望向时钟时,我惊呆了。

「只剩四十分啦!」连忙将列印出的文件装订,并将存档完成的USB收进包里,我急急忙忙地往楼下冲去。
考虑到现在捷运站应该有不少刚下课的学生,我当机立断,拦了台计程车。
「麻烦到华锐大楼,越快越好,谢谢。」

司机朝我比了个大姆指表示没问题,接着踩下油门,车就这样以一个游走在超速边缘的速度往华锐奔去。

「小姐,到了喔。」不到二十分钟,司机就把我送到了华锐大楼门前,还不忘回头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总共是一百五十元,需要收据吗?」

「要,麻烦你了…。」我从包包里翻出钱包,拿出刚好的金额交给司机。「谢谢。」

下了车,我走到柜台请接待人员拨通了魏谦的分机。他的动作很快,三分钟就拿着通行证下楼。

「谢天谢地妳来了!总裁在楼上,妳快上去找他吧。」

魏谦带着我搭上电梯、走过不算陌生的长长走道,很快就来到了李泽言的办公室门前。他小小声地对我说:「交给妳了,加油。」

说完,他一溜烟地跑回了隔壁属于特助的小房间。

「李泽言,我要进去啰。」敲了敲门,我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嗯』之后推开了门。「你也太那个了吧,不是说好可以过年后再提出企画书吗?」

 
 

我不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叉腰地向他抱怨。

「妳說的那个是哪个?」李泽言勾起一个不屑的微笑。「妳应该多读点书,增进妳运用的词汇量,否则很容易得痴呆的。」

他的话让我不禁想起了之前做过的一档节目,正是在探讨俗称痴呆的阿兹海默症,节目里有不少上了年纪的长辈在描述事物时都会使用『那个』来代替想说的词句。

「总裁要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要在过年前损我最后一次吗?您还真是有始有终。」我有点恼怒,拿出列印好的一份文件递给了他。「这是你要的企画书。」

说好的过年后提出呢…嘟起嘴,我小小声的说。

「我为食言这件事情道歉,」他翻开企画书,锐利的眼光在上面扫了几眼。「为了补偿妳,妳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我都会尽力满足妳。」

原来还是被他听见了。我吐了吐舌,正打算说些什么时,手机开始震动了起来。

「抱歉,我接一下电话…」看见李泽言点头,我走到门外接起了电话。
「…是大伯母啊,怎么了吗?」我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心情。但下一秒,我马上破功了。

『男朋友!带回家吗?』我发出比平常大十倍的声音,之后一秒想起这里是华锐,我马上小小声的对着电话说:「…好的,我会的。好,再见。」

呜呜呜早知道就不说谎了!

回想起去年十二月,我在家族聚会中为了让亲戚们安心,也顺便躲避何时交男友这个话题,只好撒了个『我已经有男朋友,他对我很好!』的谎。但是就如同大家所知,谎言就和向下滚的雪球一样,只会越来越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回到了李泽言的办公室。

「抱歉让你久等了,」我有些尴尬地咬了下嘴唇。「刚刚我电话的内容…你没听到吧?」

拜托不要听见啊!

「以妳的音量,这整层楼都可以听见。」他将企画书递给我。「有恋爱约会的时间,不如认真的把企画书再检查几次。」

可恶的华锐,不,可恶的李泽言,为什么不装隔音玻璃啊!

就在我内心还愤恨不平的时候,李泽言开口说道:「这里、这里,还有这两个地方。」指出几处因为数据错误或是错字而需要修改的地方,他看起来有点不耐烦。「把这几个地方修改好,妳就可以回去了。」指了指放在桌上的笔电,他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你没有被亲戚逼问过吧。」开启电脑,拿出USB插入并打开程式,我开始就着李泽言指出的部分修改了起来。「比如说女朋友啊、结婚那些。」

「没有。」他淡然地回了我这两个字。

「真羡慕你啊。」我开始修改着错误的数据。

接着我们两个人大约一个小时内都是沉默着的。
修改完成,我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存档关机阖上笔电,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泽言,就猛然想起刚刚他说的『答应我一个要求』。

「那个,你刚刚说的要求,我可以现在就提出吗?」将柴犬造型的USB递给他,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放心,一定是你做得到的。」

「说。」他敲桌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想请你装成我男朋友,陪我去见亲戚。」反正都被他听到了,问问也无妨吧。「如果你觉得讨厌的话,叫魏谦陪我也是可以…」

他敲着桌面的手指停了下来,直直地看着我。

「可以。」

听见李泽言的可以二字,我先是高兴,然后转身就想出门去和魏谦道歉并且请他协助我这次的计画。
毕竟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老板就把他给卖了…

但下一秒,我握住门把的手僵在当场。

「我陪妳去。」

他干净低沉的嗓音,就像一滴由空中降下的雨,打进了我的耳朵。

* * *
李泽言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更改了提出企画书的时间。只是当他想到将有十几天不能与那个女孩见面,下一秒他就拨通了魏谦的内线号码。
无视魏谦电话中带着明显哭音的抗议,他挂断了电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静静地等待着她。

看着桌上那只明显与这间办公室气氛不符的柴犬杯,李泽言伸出长指戳了戳那看起来笑得很傻的狗脸。那是女孩在某次的汇报后强行塞给他的东西,说什么『这是你送我骆驼的回礼!』,但他看来却只像是廉价工厂生产出的劣质货。

本想丢进垃圾桶,但最终他还是将那个『劣质杯』放在了桌上最显眼的地方。
因为那是一对的,另一个在她那里。

「什么人送什么礼物。」他轻轻地笑了下。

等待了大约2小时,她来了。

汇报的途中她接了个电话,接着他莫名其妙地心情开始坏了起来。从那句大到整个公司都可以听到的话开始。

『她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这样想着,他开始用手指敲起了桌面。
大概只有李家人与魏谦知道,当李泽言不自觉地用手指敲桌时,那代表的只有一个意思。
他在生气,还不是生普通等级的气。

最后女孩在他面前说明刚刚都是骗人的,他的心情才转好了些。
就在她欲转身离开前,他听见自己像是那天答应她采访餐厅一般,很自然地说出那句话:

「我陪妳去。」

看着女孩张大嘴巴,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己,李泽言笑了。
什么人送什么礼物,她果然和那只傻柴犬杯一样。

看来都傻傻呆呆的,不过却不讨人厌,还非常可爱。

* * *

「李泽言你认真的?」眼前的女孩揉揉眼睛,仿佛刚刚坐在那里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和李泽言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明天不会要是世界末日了吧。」

「我说过,我可以做到的事都可以。」看着面前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她,华锐的总裁大人继续说道:「我可以当妳男朋友,陪妳去见那些亲戚。」

毕竟她去年也在阴错阳差下见了自家家人,这次换到自己去拜会也不过份。
松了松平常总是整齐地打在脖子上的领带,李泽言直直地望向那个女孩。

「走吧,去Souvenir 。」

「咦?为什么?」听见目的地,女孩先是一喜,接着又歪着头问道:「不会是要请我吃饭吧。」

「傻蛋。」穿上西装外套,华锐的总裁带着那个还未从惊讶中回复的可爱女孩往地下停车场前进。「请『女朋友』吃顿饭,了解一下亲戚朋友不应该吗。」

「应该应该!总裁大人。」终于放下心,可爱的制作人朝他笑了下。「饭后甜点可以做布丁吗?」

「不许得寸进尺。」伸出手,他在那颗头上轻轻地敲了下。

魏谦则是在两人离开5分钟后收到了今年可以拿双倍年终的简讯。
幸好这一层楼的办公室基本上就只有魏谦和李泽言在使用,要是有其他人在的话,应该可以看见魏谦那欣喜若狂的表情与手舞足蹈的动作吧。

两人先去超市购买了一些材料后便直接向Souvenir前去。
要想吃李泽言亲手做的一顿饭,也不是那么容易,举凡切菜、测量材料等等帮厨的工作都落到了她的头上。以李泽言的说法便是『这顿饭的价值就是妳要帮忙准备。』。

「我要开动啦!」看着桌上和李泽言一起整治的法式料理,女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眼神直直地望向桌上满满的美食。「这个好好吃!」

「…馋猫。」神秘的餐厅老板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一顿饭下来,可爱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表示吃饱了。

「说說妳那些亲戚的事情,我好做个准备。」李泽言将做好的布丁递给了她。

「嗯…先从我大伯他们开始吧。」接过布丁品尝了一口,女孩开启了有关亲戚的话匣子后,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明着。「…大致上就是这样。」

终于解释完所有可能会参加家族聚会的亲戚长辈们,女孩伸手拿了第三个布丁。

「还吃?」拿走她吃到一半的布丁,李泽言将布丁放到自己前面。「没收。」

「李泽言!」女孩红着脸,微嗔着道:「你怎么能夺人所好?」

「白痴…不要等胖了再来怪我。」叹了口气,华锐的总裁大人无奈地说道:「妳想吃,改天我再做给妳就是了。」

作者:苍
原文:巴哈姆特论坛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相关文章